1. 顶峰蝈蝈首页
  2. 名表

石英风暴 — 瑞士VS日本的手表战争

今天了解一段黑历史,关于日本的石英风暴。

在这次风暴出现以前,瑞士表一直是绝对的主流。提起瑞士,人们很快会联想到欧米茄、劳力士等驰名世界的名贵钟表,事实上,很多人也正是通过瑞士钟表才了解瑞士这个国家的。

瑞士手表兴起于17世纪,在几次战争中,瑞士保持着中立,使得它的钟表行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尤其是上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瑞士手表作为军需物资,出口量巨大。战后经济复苏,瑞士表迎来了它的鼎盛时期,一度出口量占到全球手表份额的90%。当时瑞士有1000多家中标企业,十几万从业者年产一亿多只。钟表行业成了瑞士最引以为自豪的产业。

机械手表自20世纪初诞生以来,到今天已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有人说“手表征服了世界”,不无道理。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机械手表虽然有了许多重大的改进,例如20世纪二十年代发明了自动手表,六十年代高频表,超薄型表,微型戒指手表的出现,以及以后日历、周历、月历、闹时和秒表等式功能手表的发明。但是它的基本原理和结构并未有重大的改革,并没有摆脱精密机械的范畴。由于手表的机械结构本身和装配过程中的不可消除和误差,再加上气压、温度、地球引力场等因素的影响,即使是高级机械手表的日差也在3—5秒左右,象机械表之王,瑞士的劳力士表每日误差也在3—4秒之间。

对于传统机械手表结构进行革命的尝试,是从1952年美国发明电动手表开始的。

美国电动手表的思路启发了瑞士人,瑞士钟表公司都在这方面投入了人力财力进行研究开发。1953年瑞士人发明音叉电子表,这是电子技术和精密机械加工结合的初步尝试。

1959年,瑞士一位名赫泰尔·马克斯的钟表工程师发表文章,指出轰动理论界的观点:石英钟表将是未来钟表业的主流。文章全面地阐述了石英的特性以及其应用于钟表工业的可能,引起各方面的注意。事实上,早在1930年世界上就有第一台石英钟问世了,但由于该篇文章继而指出,石英表还将成为手表业的主流,这就让钟表业厂商大为吃惊。

瑞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威胁钟表王国地位的科技挑战正在日本的诹访精工舍秘密地进行了,其突破口就是石英电子表。

虽然诹访精工舍只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小公司,但日本人的进取精神让这个公司充满了希望和力量,他们将这次研究革新命名为“59A计划”。这一年正是1959年。59A计划的核心就是进行石英钟表的研究。

很快,精工制造出了和机械表一样大小的石英表,1973年又制造出数字式石英钟表,1974年又推出达到小型化、薄型化目标的精致石英表06—CA。同时,由于诹访精工舍的石英表实现了低耗能、小型化,低成本化也就顺理成章了。日本石英表开始走向世界。

瑞士钟表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七十年代中期开始,瑞士钟表每况愈下,在世界市场占有率每年以两个百分点的速度下降。1972年瑞士表占世界钟表总出口量的41.2%,1975年只占30.7%,以后逐年下降。由于出口减少,钟表业人员也相应在不断减少,钟表业开工率只达70%。当时世界最大的钟表部件生产企业埃勃什公司,在两年之内把它的工人从11000人削减为7500人。传统的家庭作业更是受到致命的打击。与此相反的是,日本精工石英表在世界市场上势如破竹,节节推进。

瑞士在石英电子表上的迟钝,不仅使日本夺去它的市场,美国和香港的电子表也同样给瑞士以沉重的打击。六十年代末,美国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十年内电子表将代替机械表。然而同期瑞士的钟表界却认为,到1980年3亿只世界钟表总产量中,各种电子表只能占10—15%。这种对市场趋势看法的不同极大地影响瑞士钟表业的走向。1978年瑞士《新画报》的大字标题道出了瑞士钟表业的不安:“传统的瑞士钟表业就要消亡了,美国和日本电子表侵入海尔维第,意味着这个行业的消失和滴答滴答的告终。”

瑞士在石英电子表上吃了大亏,促使它急起直追,但毕竟落后日本、美国以及香港几年,在世界电子表市场上总是处于不利的位置。这种出口市场不利局面兴许能够改变。但不幸的是,这个时候瑞士的王牌——机械表的优势也丧失了。

日本诹访精工舍在成立后不久就成功地设计出男用机械手表——马贝尔表。这种手表的精确度比日本同类厂商生产的机械表高出一大截,因此诹访精工舍将这种表投入大批量生产的轨道,在市场上非常畅销,受到国内消费者的广泛好评。后来这种手表在日本国内的钟表竞赛中连续几年取得优胜。最后诹访的人决定向瑞士挑战,中村对科技人员讲:“这样下去没有多大意思,还是向瑞士的国际比赛挑战吧。”

1960年,德国慕尼黑召开国际奥委会会议,决定1964年的奥运会由东京来主办。听到这个消息,诹访精工舍的第一个反应是把瑞士钟表赶出奥运会。中村说:“无论如何东京奥运会要以国货来计时。”

瑞士著名的欧米茄公司是过去奥运会正式记录计时方面的绝对权威。国际奥委会对于欧米茄有着绝对的依赖,几乎各类项目都是在欧米茄的指针下决出胜负。

但瑞士却没有想到,准备在东京奥运会和欧米茄决战的诹访精工舍在机械表方面进步相当神速。诹访精工舍除了开发出马贝尔表之外,1962年推出了皇冠表,这比马贝尔表又前进了一步。1963年他们又开发出了具有超常精确度的豪华精工表,这种表一经推出就受到国内及国际的广泛瞩目和好评。瑞士也注意到这种表,虽然他们认为这种表还不具备和先进的欧米茄表抗衡的实力,但是,他们在私底下却隐隐地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欧米茄公司有点担心东京奥运会的计时是否会让日本抢走。为此他们提交报告给政府,要求政府在争取奥运计时权方面提供协助,并同时也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要求继续提供在东京奥运会的计时装置。

但东京传来的消息让瑞士欧米茄公司大失所望,1963年在东京召开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奥委会同意了日本精工集团的申请,据说是具有超常精确度的豪华精工表给奥委会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东京奥运会前几个月,诹访精工舍成功地开发出了数字式跑表,它与机构计时表不同,能将每分每秒的记录反映在钟表上。当数字式跑表测定出著名马拉松选手阿贝贝创造出的世界记录是2小时12分11秒2时,全场欢声雷动。数字式跑表很快名扬天下。

1964年,中村向瑞士方面提出,参加机械表计时大赛。瑞士欣然同意了,因为去年诹访的石英表951在纳沙泰尔天文台比赛中排名在瑞士表之后,他们也相信自己的机械表能保持不败。瑞士也希望借这次机械表来打击风头正劲的诹访精工舍,以报东京奥运会上的一箭之仇。

此处笔者插一句:瑞士人此时一直都是希望有国外的手表厂商来参加天文台比赛的,因为它们骨子里就是认为别的国家的参与更能衬托出瑞士人的优秀。——这种骄傲自满的情绪是多么的危险。随之逐渐而来的噩梦般的现实给了瑞士人一个沉痛的打击。

比赛结果出来了,令瑞士人非常满意。日本送来的机械表排名第144位,前几名都是瑞士欧米茄获得。瑞士似乎摆脱了东京奥运会以来的阴影,新闻媒体对这次瑞士的胜利大加赞赏。瑞士人也似乎相信了,他们的机械表具有绝对的优势,是不可战胜的,东京奥运会的阴影只是偶然。报纸的大幅标题赫然写道“欧米茄风光依旧”。在一片赞扬声中,瑞士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日本机械表正在进步。更重要的是,瑞士也忘记了自己在家门口比赛有天然优势,那就是欧米茄在调表上的地利,这对远道而来的日本表则显然不公平。更何况人家是初次参加大赛。

日本诹访精工舍对这次比赛结果并不满意,尽管他们认为在同等条件下精工表决不是这么糟的成绩,但目前要做的就是解决运输路途中的钟表调试难题。牢骚是没有用的。—此话在理,只为成功想办法,不为失败找借口!

日本诹访决定在三年之后再一决高低,目标已定,大家就分头准备了。这是瑞士意料不到的,他们曾认为取得这么糟糕成绩的日本机械表至少在几年内是不会再找上门了。

1967年的一天,诹访精工的技术人员腾田乘飞机从日本的羽田机场出发。他携带了一支特制的皮箱,里面装着15个机械表。这是参加今年瑞士纽氏天文台比赛的比赛用表。

他提着那只特制的皮箱,走进纽氏天文台,将这些钟表交给比赛的组织者,腾田如释重负。接下来的就是等待历时四十五天比赛的成绩公布。

比赛组织者告诉瑞士人一个惊人的消息:日本机械表名列第四、五、七、八名。他们个个都惊呆了,从三年前的第144名一跃到第4名,简直让人不可思议。那就为国家利益,也为国内钟表厂商利益考虑吧!所以纽氏天文台决定不公布比赛名次,并且决定中断以后的比赛。也有说法说当时是禁止国外参加比赛了。

然而日本却是乘胜追击了。当他们收到纽氏天文台后来送来的测定资料时,为机械手表的成绩惊喜不已。但是这样的成绩他们不是会罢手的,“走在别人前面”是诹访的经营哲学和企业精神。但是目前瑞士已决定停办纽氏天文台了,怎么办呢?日本想到了日内瓦天文台,他们决定在日内瓦再次点燃战火。

瑞士日内瓦天文台国际比赛的主办者收到日本的申请之后,立即开会商讨对策,他们已经知道日本表在纽氏天文台有不俗的表现,这次瑞士表是否会败走麦城呢?主办者对此没有把握,他们向所有参赛的瑞士著名手表厂商提出疑问。这次,欧米茄公司的人表示了某种担忧:“日本的调表水平进展非常神速,也许这一年他们又进步不少了,我们得小心为是。”既然头号厂商都没有太大的把握取胜,其他厂商更是如此了,怎么办?日本已经提出申请了,拒绝别人的申请或者现在宣布停止比赛,那是愚蠢的可笑做法。讨论了一段时间,大家倾向于改变比赛规则。以前的比赛都是分类式比赛,因为石英表的精确度几乎是机械表的十倍,所以通常的做法是石英表和机械表分开。为了使瑞士机械表免遭意外的打击,他们决定变分类式比赛为混合式比赛。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他们要保住最后的一张王牌——机械表。

正如赛前人们的担心,这次比赛的结果出来之后,瑞士厂商惊得目瞪口呆,除了前3名是由瑞士欧米茄公司的石英表所得外,第4—10名全是诹访精工舍的机械表。“要是我们的机械表参加,也许将会产生一场毁灭性的悲剧”,欧米茄公司的负责人自我解嘲道,“现在该是我们反思的时候了。”

令瑞士难堪的是,日本人还在日内瓦天文台比赛中创造了一些令人注目的记录,三个日本调表师都获了奖。

瑞士钟表厂商紧急研究对策,石英表已经惨败,如果机械表也是同样厄运,那将对瑞士钟表业以致命的打击。瑞士报纸对钟表商的盲目自大、骄傲自满提出了尖锐的批评:“骄傲和固执毁了钟表业。多少年来,我们曾为权威和自信而陶醉,并且深深地迷恋,现在却发现,这种权威和自信已变成不可思议的执迷不悟。外面的战火已经点燃了,并且燃烧到了我们的国境,可是我们只是隔岸观火,现在火已烧身了,谁来负责扑灭这无情的烈火?”

瑞士钟表厂商拿出对策:在天文台比赛方面,他们部署了精密的研究,确保下一年的比赛中击败日本的机械表。在国际钟表市场上,既然日本机械表的精确度已和瑞士相差无几,当务之急就是增加机械表的附加值,使其更加精致,更加精确,集中这个新兴对手所无法获得的钟表技术的结晶,来击倒这个挑战者,因为这时保护机械表这块传统市场已是非常迫切了。

瑞士的这个战略对策初见成效,在1969年日内瓦天文台国际比赛,欧米茄取得了胜利,在团体总分和个别成绩上获得了全胜,团体分为56.00分,个别最高分是56.42分。这个结果使瑞士厂商感到满意,他们开始认为只要克服了自大和骄傲,瑞士机械表终是不可战胜的。

然而日本人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1970年,瑞士机械表不可战胜的神话就被打破了,日本的诹访精工同样获得了团体总分和个别成绩的胜利。团体总分还比上次比赛冠军欧米茄的最高分数多1.66分,其个别最高分也高出1.77分,并且打破了9项记录。

瑞士终于真正地被击倒了,这次比赛的失利给瑞士钟表业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影。美国《华盛顿邮报》的大幅标题赫然写着:“王朝的交替——瑞士王朝的崩溃”,《商业周刑》则撰文评论认为:这次比赛将是一个分水岭。

瑞士在几百年的钟表史上享有盛名,并且独步天下,就是凭着它精湛的机械表,这是瑞士钟表的最稳定也最传统的市场。如今这块传统市场将受到日本的猛烈进攻,而在新的石英电子市场,又不敌美国、日本、香港的“组合拳”,接下来的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瑞士钟表业在电子表方面急起直追,1976年瑞士出口265万只电子表与电子表机芯,比1975年增加了108%,现在虽在这个新兴市场上起步太晚,但毕竟已有了可喜的进步。只要还能维持住传统市场——机械表的优势,经过若干年,还是能重振旗鼓的。然而当机械表市场一失守,瑞士整个钟表业就黯然无光了。1982年,瑞士手表产量下降到5300多万块;出口量从8200万块跌落到3100万块,销售总额退居日本、香港之后而屈居第三位。竞争失势,苦不堪言:两家最大的钟表集团—ASUAG和SSIH,1982年和1983年累计亏损5.4亿瑞士法郎,有1/3的钟表工厂倒闭,数以千计的小钟表公司宣布停业,有一半以上的钟表工人痛苦地加入了失业队伍,这时美国资金大量涌入,收买吞并瑞士钟表厂,并且在瑞士建立钟表厂……

这样衰落的局面在瑞士钟表史上前所未有的,它极大地挫伤了瑞士国民的自尊心,纷纷呼吁政府和企业界采取联合一致的有效行动,挽救正在衰败的传统优势产业,因为如果失去了钟表,就意味着国家的衰落,那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

瑞士联邦内阁召开紧急会议,与企业界、金融界一起研究对策,在会议上瑞士政府宣布: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能措施来挽救钟表业,而不管付出多高代价。在瑞士政府的协调组织下,以瑞士银行公司和瑞士联合银行为首的7家银行,联合投资10亿瑞士法郎,买下了两家最大的钟表企业—ASUSG和SSIH公司的98%的股票,并将两大公司合并,于1983年5月组建为阿斯钟表康采恩,委任欧内斯特·汤姆克担任总经理。

汤姆克可谓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他采取有效措施来遏制钟表业仍在蔓延的滑坡趋势。经过研制,汤姆克推出一批被誉为重振瑞士钟表业“旗手”的新式石英表——薄型斯沃奇表,该表问世后,大受欢迎,首批出口美国400万只,很快脱销。在日本的销路也不错,这使瑞士人挽回了面子,也看到了瑞士钟表业复苏的希望。汤姆克说:只要能在目前最大的钟表生产国日本取得好成绩,瑞士钟表重新确立世界王牌地位就指日可待。然而,钟表王国的地位却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间,瑞士钟表事实上也是进步,只是相比日本、香港的跳跃式发展而言,显得老态龙钟,力不从心而已。

瑞士钟表的兴衰确实给人以深深的启迪。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在日新月异的世界潮流中,不进则退。

瑞士钟表商沉湎于昔日的辉煌,梦想自己独步世界钟表业的时代成为永恒,这是一厢情愿的单纯臆想,在滚滚向前的市场大潮中,身处其中的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容许自我陶醉,要想成为弄潮儿,搏浪者,时刻要铭记的是:成绩仅仅说明了过去,未来的挑战在恭候着你。

创业难,守业更难。因为今天功成名就的你就成为众矢之的。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以赶超为最高目标。这时更需要敏锐的市场眼光,超前的市场战略,以保证这些竞争者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瑞士钟表商没有注意到钟表市场的大趋势——石英钟表将成为钟表市场的主流,因此自然地将市场领导者的地位拱手相让。

日本精工集团挑战瑞士的成功也从另一侧面说明了在市场竞争中必须要有一种长远的眼光。谁掌握了未来市场的大趋势,谁就成为未来的胜利者。

瑞士钟表业的兴衰告诫我们:变幻莫测的市场是竞争厂商平等的竞技场,深刻细致的市场调查将有助于使你获得走向胜利的市场机会,及时地抓住了这个机遇,你就将青云直上。

非常荣幸在网上找到这个资料,并且和大家一起分享。在现阶段,智能穿戴,尤其是智能手表和手环兴起的时候我们再一次回顾这段历史时很有警示作用的。上个世纪末,瑞士钟表行业经历了那次震荡,重新洗牌,一方面使得零散的厂商整合为集团式的经营方式。斯沃琪集团旗下数个品牌重新定位,加上有自己的机芯厂,使得整个集团乃至瑞士钟表,实力得到的增强。另一方面,机械表作为高档奢侈品的定位,也和普通的电子表拉开了很大的档次。

但是,随着瑞士手表行业的集团式经营和过分的现代化商业运作,也暴露了不少问题,一个是,瑞士表的同质化,缺少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以前大量的自产机芯消失,变成了ETA机芯。这样使得很多好的结构,技术和设计都消失了。我们要承认ETA机芯的精准和稳定。但是ETA机芯数十年来没有进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甚至有些是在倒退!这是危险的!!

另一方面,过分追求管理和经营的利益最大化也削弱了钟表作为技术行业应有的内涵。大量的广告投放,和对经销商的压制,力求控制市场,而不是在产品质量和品质上下功夫。现在很多人感叹瑞士手表品牌形象大于手表本身,这对于奢侈品无可厚非,但是一味追求品牌文化的打造,是有悖于钟表的本质的!

消灭一个行业要靠另一个行业,这个话符合哲学上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道理。我不希望将来会再有一次智能风暴来冲击瑞士钟表,因为现在社会发展的速度很难再让倒下的瑞士传统钟表行业再有机会翻身!所以希望瑞士钟表行业能够及早的重视现阶段的挑战,以长远的眼光,踏实积极的态度应对这样的挑战,捍卫传统钟表行业的地位!

 

这期的帖子有些长,而且是纯文字,不知道各位看了有什么感受?欢迎你给我们顶峰公众号留言,分享你对钟表的看法和心得!

原创文章,作者:蝈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razytop.cn/15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