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百年前的12寸机芯——汉密尔顿怀表谈

很久以前就有一股怀表热,尤其是古董怀表,身边有不少表友也是收藏怀表。而我却接触的很少,而且我几乎不碰这东西,因为其中有段隐情:早在我刚开始工作修表的时候,师父从新加坡寄来几只超级棒的怀表,有三问的,有些需要一些修理,师父的意思是他在新加坡没办法手把手教我,让我找李海涛去学学,结果到手被我弄坏了一个,当时真是十分愧疚。同时也留下了心理阴影,以至于以后我基本上不想动这东西。

这一年表友有好些块怀表放在我这,让我有空帮着弄弄,我正好昨晚兴致来了,就想保养一下这玩意。于是,找出来一个汉密尔顿920机芯的怀表,保养的时候顺便拍拍照。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这个汉密尔顿920机芯大约是1920年前后开始生产的。23钻在当时已经很奢侈了,而且有几个地方,一个是这个机芯是12寸,大小和后来的6497/6498一样,针的位置也一样,这就使得它可以装在现在的手表壳子里,就是和沛纳海111差不多大小的壳子,戴在手上。还有,920机芯的齿轮是K金的。配置要比后来的921高级点,在那个年代机芯的钻数还是能反应机芯的好坏的。后来经济萧条了,美国的汉密尔顿也就少有太好的金表了。

看一下,这个表,表壳子是包金的,里面有写着,保用25年,当然随着岁月的流逝和使用,有些地方露铜了,把头部位比较明显。因为那个时候这个表是用来作为计时工具的,整天都要带着。可不像现在,用来装的~

表盘是瓷的,瓷盘年头多了几乎都会有裂痕,这个可以接受。我为了保养的时候稳妥些,把连接销拿掉,机器整体取出来。接下来我们看看机芯的细节吧。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23钻,5方位调教,这个因为是当时的铁路怀表,所以机器的结实耐用和精准都没有问题。还有一点,李海涛和我说过很多次,美国表的加工不算精致,但是零件很硬。不过看这个机芯,已经很用心了,各种黄金套筒,K金齿轮,宝玑游丝,钉摆,鹅颈微调。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接下来我们说说瓷盘,这个前辈们提醒我,拆这个的时候要小心,尽量不要弄坏,建议我直接把时轮时针一起拿下来,我尊听照做。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接下来我们看看零件,听我师父老表新传和李海涛讲过那个时候的生产,美国人已经很重视零件的标准化了,以至于怀表的零件有尺寸标准,比如说钻碎了,甚至可以从其它牌子上找到一样的,换上。但是他们也在同一只表上打上相同的编号。另外就是摆和游丝的装配,这个是选配的,然后做调校,这样可以用不同的公差来互相弥补。然后定型的在摆梁上打上号,其它夹板也是这样。如果万一在调校时候发现失败了,那么就要重新找一个摆,于是在写编号的时候会在后边写个B。这种不常见~这样的装配在现在的手表生产中也是在用的。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几乎所有的夹板都是有这个编号。接下来看看K金齿轮,也有人说是镀的,我没搞懂,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接下来是拉挡部分: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上面小刚轮下面的蓝色零件,现在没有了,当时的怀表拉挡很特殊,这个东西的作用锁死拉挡只能保持在上弦模式上,然后释放发条。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当时的手表要做5方位调校,这个是很费时的,需要多次的上弦,然后测试。很不容易的呀!接下来,是机芯的背面,就是表盘下面,比较一般,没有机芯齿轮那面做的用心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接下来是法条,蓝钢的,外钩做的和现在的手表不同,怀表的更结实些。

鉴赏百年老怀表——汉密尔顿920

有一点不得不说,那个时候的汉密尔顿怀表真的是结实耐用,到了现在还是走的杠杠的!不过有一点,它的机芯不是想象的那么精致,夹板上能看到加工的刀痕。那么这样的东西,我们今天再来欣赏他,觉得做工和现在机芯还是有些差距的。所以,我们对它的欣赏,一个是从它在当时那个年代的来看,做的很敬业,以至于走到现在还能走。再有,这个时代的美国汉密尔顿怀表普遍用了K金壳子,而且产量不高,后来经济萧条了,也就没有啥好东西。所以现在还能留下的,真的不是很多。前几年这东西炒的很热,现在似乎降温了。

别小看这就是个怀表,保养起来很麻烦的,一个是需要拧下来的零件多,毕竟那个时候东西做的没有现在简化,另外,弄老怀表经常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状况,要多留神费精力。以前师父告诉我我还不理解,现在明白了,那种东西可不是现在的ETA统机那般简单呀。

好了,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再次向100年前的制表工匠致敬!

原创文章,作者:蝈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razytop.cn/16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