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顶峰蝈蝈首页
  2. 名表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问表就像一个会说话的艺术品,融合了音乐和钟表艺术。当我们推一下表壳侧面的翅膀的时候,表会敲击出此刻的时间。而敲击指示时和刻的,算作两问,能敲击出分的,是三问。一般两问是低音报时,高低音报刻。

刚开始学习修表的时候,我学了大钟,这对于日后我接触到问表有很大帮助,当然了,我手不是很有力气,师父让我盘大钟发条,我学的相当困难。唉,以至于后来多少有点阴影,不爱修大钟。

问表的确不同于普通机械表,甚至和陀飞轮还有万年历也不一样。因为问表涉及到音乐方面的问题。在制作过程中,要考虑到问表的声音如何更加动听,这就涉及到了材质,表壳结构的问题。关于材质和声音的关系,我无法详细论述。所以我仅从机械结构上和大家分享一下问表的原理。涉及到敲击击锤的调整问题,因为不同的表还有些不同,我仅做简单提示。另外,这次的拆解过程中,资深前辈,李海涛对我帮助很大。先在此表示感谢!

这次我拆的是一个1890年左右的怀表,那个年代太久远了,怀表虽然可以用把头上弦,但是调整时间的结构和现在还有点不同。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左边把头上面的结构就是拨针时候先调一下,然后把头能拨针,现在手表直接是拉把头了。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先看一下这个问表表盘下面的结构,这个是控制问表的大部分结构,后面还有打簧的一个发条,一会介绍。左上角的杆和表壳的翅膀连接,推翅膀带动这个杆,给打簧发条上弦,同时推动右面的齿轮转动,当齿轮回弹时候,拨动击锤敲击音簧发出声音。说起来也不难,咱们一个一个分开看。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打簧发条部分,推翅膀的时候给它上弦,同时它会开始转动,带动一个带限速的轮子转动。看一下下图: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这个结构的作用是让打簧发条匀速释放,敲击均匀,在大钟上也有类似的结构。高级一些的怀表,这个结构有钻做的更加高级。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刚才说到这个齿轮带动击锤,齿轮缺口上面三个齿轮,是报刻的。同样的三个齿轮同时带动两个击锤,这样就产生了报刻时候的高低音。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这个位置的结构是个限位,和大钟结构及其相似,从里往外,打点变少。左边是个限位弹杆。

这里有个螺丝,右上部,这个是限制分钟的微调,现这样的调节装置,在这种机芯上很多,要多多的留意。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报时轮限位簧下面仍然有螺丝,这个螺丝松一点可以上线调节限位簧杆,对报时蜗轮微调。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这个是分轮,上面四个瓣,负责报刻,看一下背面: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有个小杆,和时轮连接。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报刻限位齿轮,这个只有四个齿。

接下来看一下敲击锤的正反两面: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击锤所有的弹簧都是用切削出来的,很费时费力,而不像现在的钢丝冲压工艺。再看一下另一面,击锤正面:

手表中的一支奇葩——问表

击锤正面,击锤底下有调节螺丝,背面也有,全是调节控制击锤的几个弹簧杆的。这个表藏着很多说道,就是这些调节装置。这个问题我问过李海涛,他说过,问表的调节过程,很麻烦,而且得看我们的耳朵是否灵敏,说实话我觉得这方面的调节对我的耳朵是很大的挑战。好在这是个怀表,本身怀表大,就比手表声音更响亮。我调节起来压力不大,而且有李海涛指导。

看了这个表的一些细节,有一点值得肯定,那个朴素的年代,人们做表真的是用心的,即使像这个表档次不是十分高,但是所有的弹簧部分,都是杆,不像现在的用钢丝做成弹簧。另外,表的调节和修正余地很大,即使年代久远,有些磨损,仍然可以调整的很好。这一点,我得吐槽一下当下这个时代,那天和一个表友聊天,他开修车铺的。他说过现在的车,价格降低了,抽条也很严重,不光钢板质量下降,很多结构简化了,有了问题只能换。虽然我对汽车这么做不觉得多愕然。但是想想这两年一些手表品牌,新机芯明显在退步,用料,结构,工艺,都在简化。甚至让我们看不到科技进步带来的好处。相比之下,1890年代的物件做的这么敬业,真应该把它弄好让它重新焕发青春,才对得起老工匠的心血。

这个机芯不算是十分高级,接下来的帖子里我会对比一个比它高级的问表机芯,如果各位感兴趣,请关注顶峰公众号,我会尽快整理出来,和大家继续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蝈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razytop.cn/22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