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顶峰蝈蝈首页
  2. 顶峰杂谈

大梦谈 — 诺贝尔奖之殇

屠呦呦是中国大陆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领域诺奖的第一人,女科学家;(三无科学家)土生土长未出国不会说英语的科学家;未获得院士的科学家;研究工作没有发表过SCI论文(国际期刊)的科学家;中医科学家,71岁才成为博导;几十年前就成就斐然,并且在世界上挽救数百万人性命,却多年来从未被国内媒体发现,从未获得任何国内大奖…这几天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新闻在朋友圈和各大媒体上面刷屏了。小编开始感觉惊喜、扬眉吐气,后来到朋友圈被刷屏的视觉疲劳,然后昨夜思一宿未眠,查阅了相关资料结合自身粗浅的认知抛出三个观点,仅供大家参考。

观点一:获奖值得骄傲,像屠呦呦这样的学者值得尊重和学习。

观点二:重名利而轻实干的浮华风气自古有之。

观点三:别盲目崇拜,也别把诺贝尔奖太当回事了。

 

观点一:获奖值得骄傲,像屠呦呦这样的学者值得尊重和学习。

中国药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奖缘由据说是因为屠奶奶最先提出用青蒿提出疟疾抗原的方案,科研团队一起经历多次失败,终于在1971年10月日成功从青蒿中提取了对鼠虐和猴虐虐原虫100%的抑制剂。因为疟疾的传统疗法氯喹或奎宁的疗效在不断降低,上世纪60年代,人类在消除疟疾的努力遭遇挫折。正是有了青蒿萃取这项研究成果,成功的挽救并正在挽救着无数人的生命。这项成果的背景是1967年举国体制下的抗疟疾研究“523任务”,而她本人也谦虚的说奖项应该归集体所有、获奖也是传统中医药的荣誉。不论荣誉归属个人还是集体,这项研究成果的意义都是伟大。

大梦谈 — 诺贝尔奖之殇

为什么说值得骄傲呢?因为屠呦呦是中国土生土长来的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领域奖项的第一人。(之前获得这个领域奖项的有不少接受西方教育的华裔科学家。)如果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这类东西可以解释为价值观的不同说明不了问题。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些伟大的科技成果这种硬实力的东西上面,我们之前从未被国际社会认同过。我国也经常被人诟病本国的教育、体制存在种种陋习很难培养出土生土长的科技、工业领域的国际级大师级人物。所以这次获奖让国人多少有些扬眉吐气的骄傲感觉。

85岁的屠呦呦现在依然坚守在科研领域,淡薄名利为人谦虚,这才是学者应有的风骨!老太太戏谑的说那奖金还不够北京买半个客厅呢…使人感慨万分…让我想起的清华大学体育馆的一行字: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大梦谈 — 诺贝尔奖之殇

当社会逐渐变得浮华躁动,追求财富与名誉变成主流的时候。那些默默奋斗一辈子,终生清贫而高贵的学者才是更值得尊敬和学习的人。

观点二:重名利而轻实干的浮华风气自古有之。

为什么我国到了近现代以后世界级的科研成果那么少呢?

表面原因:学术界乃至整个科学界好虚名的人太多干实事而的人太少。大梦杂谈 — 目标与过程的文中有提到:我们的大多数研究工作这样进行的:他们不是在理论A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出理论B,而是做着低水平的重复、抱着不实际的幻想——我连理论A都没有呢,我要填补行业空白、我要创造奇迹、哥们儿我直接发明个理论C出来。这就是我们学术界经常干的事情!大学里从学生到导师,学术论文满天飞。事实上如果你不苦心研究数十年很难拿出一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

历史遗留原因:三国演义大家可能都看过,作者罗贯中(约1330年-约1400年),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元末明初小说家。小说中诸葛亮舌战群儒那段经典的雄辩在历史上也许无从考证,很可能是罗贯中借古讽今的手笔。而那个“今”是600-700年前的”今“。面就看看罗贯中笔下这段经典故事,能不能也讽一下今天的“今”?小编的文学水平有限,翻译的比较粗糙大家见谅。

大梦谈 — 诺贝尔奖之殇

诸葛亮 VS 张昭

张昭:我就是江东的一个微末之士,早就听说您高卧隆中,自比管仲和乐毅。有这回事吗?(我这么大岁数尚且谦虚,你年纪轻轻就如此大言不惭,实际是我不行,你行也别跟我吹牛,大家都谦虚着,给我留面子)

诸葛亮:确实有这回事儿,我这么比喻是我比小了。(历史上诸葛亮确实比管仲乐毅的名气大的多)

张昭:您既然自比管仲和乐毅,为什么刘备把您请出山后就被曹操打得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最后连一个立足之地都没有了,还需要您老和我们江东联合。难道管仲和乐毅就这水平啊?我说话直您别介意。(典型的打人打脸、骂人揭短的专攻笔墨的评论家嘴脸)

诸葛亮:一段铺垫略过…,寡不敌众,胜败兵家常事。昔日汉高祖刘邦屡次败给楚霸王项羽,而垓下一战定江山,这难道不是韩信的良谋吗?韩信辅佐刘邦多年,也不是总打胜仗。所以说国家大事、天下安危,要靠真才实学谋划的。那些夸夸其谈、善于巧辩之徒,靠虚荣之气压人;尽管能够坐着议论、站着高谈,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应付各种形势变化,却什么都不行了。这才真正是叫天下耻笑的呢!

再看张昭闷口了老老实实坐下了,脸红脖子粗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诸葛亮 VS 严峻

严峻:孔明所言,都是强词夺理,全不是正经之谈,不必再说了。只请问孔明著有什么经典之论吗?

诸葛亮:寻章摘句,是世上那些迂腐儒士的所为,哪能够依此兴国立事。古时候躬耕的莘伊尹,垂钓于渭水的姜子牙,还有张良、邓禹等名士高人都没见他们有什么经典论著。——难道说你整天就光只是效仿那些酸腐的书生,区区于笔砚之间,数黑论黄、舞文弄墨而已吗?”(真正的学者大家不需要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不需要什么留洋学历镀金;也不需要在国际刊物上发表过文章;不需要著书立说;不需要什么院士头衔;踏实做好工作做出成绩才是正道)

严峻垂头丧气地无以作答。

诸葛亮 VS 程德枢

程德枢:诸葛公好说大话,未必有真才实学,恐怕到时恰恰要被文人学者所笑呢。

诸葛亮:文人学者有君子与小人之分。作为君子的文人,忠君爱国,坚守正义,憎恶邪佞,尽力为时代做出自己的贡献,美名传于后世。而作为小人的学者,只钻营雕虫小技,用心于文墨,年轻时作赋,人老了把经都念完。笔下即便有千言,胸中却没有一点实实在在的计策。就像杨雄那样,虽然以文章著称于世,却屈身于草莽强盗之手, 走投无路最后跳楼而死。这就是所谓的小人之儒。即使他每天吟诗作赋上万言,可又有什么用呢!(科学、经济学、社会学这些都是无国界的,但做学者最终目的还是报效国家为国为民!百姓可以说我爱祖国但是不爱政府,所以理直气壮去国外发展心中依然留念祖国,但是学者这样做就不太可取了。要尽力为你国家、民族、政府多做实事儿,不要一遇到问题就高谈阔论,让信任您的粉丝们感觉着就您敢讲真话,实际上只是有主张、没办法、没能力解决问题的小人之儒)

以上是两千年来并延续至今日的重名利而轻实干的浮华风气的缩影!而且我们这个民族两千多年来还一贯有的另一个毛病就是有了问题就说今天政府不行,科技不行就说体制问题,就说学术腐败闹的。实事上强制改革可以一蹴而就,科技上的模仿学习也可以一蹴而就,但是整个社会风气和人们思维模式、观念的进步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这需要漫长且痛苦的过程。作为社会的成员,有能耐就去各显其能干事,没机会改变大局您就从身边每件小事做起能让社会变好一点点,尽量不要一有问题就说今天政府不行,政府也是一个个活人肉身组成的,他们只是我们这个社会风气和观念的一个缩影和操作层面的一个个执行者而已。

观点三:别盲目崇拜,也别把诺贝尔奖太当回事了。

看《晓松奇谈》的时候听到高晓松有这样一个观点,后来仔细想想说的有道理。他说:我们这个民族有全世界最多的偶像崇拜基因,极其容易崇拜别人,崇拜的时候崇拜到不行,当然也很希望别人崇拜自己,我们这个名族的精髓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要么你给我跪着。这也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获得一个区区诺贝尔奖就把小编我的微信朋友圈闹得鸡犬不宁,本来值得高兴的事情被无限多的媒体纷纷报道转发,最后看的视觉疲劳了…

我想跟大家说,诺贝尔奖确实有价值也有一定分量,但诺贝尔奖其实没有想象的那牛X,它更多意义只是北欧小国瑞典为了提高自己国际影响力而搞出的噱头。咱有自己有问题要正视问题,但是也不能沦落到它说咱们牛X,咱们才算牛X的水准啊…

如果说科技类奖项还算公正合理,但是文学奖、和平奖小编不敢苟同,诺贝尔文学奖可能是因为评委不懂中国文化和文学,总不能说老舍和其它名宿的成就不如莫言大吧?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和小布什,在咱们大多数人看来一个是搞藏独一个挑起伊拉克战争,怎么与和平扯上关系呢?(可能是国家利益、价值观、立场等因素的差异,小编不多做评论)

大梦谈 — 诺贝尔奖之殇

最后给大家讲一个了不起学者 — 法国人萨特,他思想深刻而文峰犀利被后人誉为二十世纪人类的良心!这个大侠干了件很有风骨的事情,1964年他悍然拒绝接受诺贝尔奖。我仅摘录他拒绝受奖声明的一段朴实的话:一个对政治、社会、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他只有运用他的手段,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他所能够获得的一切荣誉都会使其读者产生一种压力,我认为这种压力是不可取的。我是署名让-保尔·萨特还是让-保尔·萨特-诺贝尔奖获得者,这决不是一回事。我很清楚,诺贝尔奖本身并不是西方集团的一项文学奖,但它事实上却成了这样的文学奖,有些事情恐怕并不是瑞典文学院的成员所能决定的。大家也可以自己查阅相关资料,我在这里不再展开聊。萨特悍然拒绝诺贝尔奖,首先要说他确实高贵,不想靠奖项来影响大家对他作品的认知,也可以理解为有傲骨。小编俗俗的翻译:老子就是凭良心踏实做事,你捧不捧我,老子根本不在乎!但是你最好别捧我,我和你水准不一样,您可别误导人们读我的作品!当然,后人愿意怎么看我那是他们的事情,都无所谓!老子做事无愧于心!老子就是这么牛X!这就是法国人萨特的境界。

此文仅献给那些心存傲骨并坚守在岗位上踏实做事的同胞们!

原创文章,作者:大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razytop.cn/3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