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顶峰蝈蝈首页
  2. 顶峰杂谈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咖啡、胸口的扣子、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都可以是演戏的道具,然而逢场作戏或真实生活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

下午去超市买完东西刚好赶上大雨,我在超市门口的咖啡馆里一边喝咖啡一边避雨。之前好像从来没有单纯的为了喝咖啡而去咖啡馆,要么是工作,要么谈事情。这次非常难得,可以漫无目的的观察咖啡馆里形形色色的人。

坐在我前面那桌的三男一女,可能是两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我能听懂的好像只有区块链、融资和一些互联网大佬的名字,他们张口闭口就是几千万或上亿的生意,还有随声附和的吹捧,和略显虚伪的笑声。然而他们却都不懂好好的跟服务员说话,也不会好好的享受咖啡本身,桌上几杯咖啡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演戏的道具一样,那个女的拿着搅拌棒只搅不喝,好像杯子里的不是咖啡,而是小孩子撒尿和出的泥巴。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这时进来两个中年男人,也没点喝的,就手坐在一进门的沙发上,坐下就开聊。其中的一个戴着眼睛,穿着比较正式,给人感觉文质彬彬的,但是话特别多,语速还非常快。另一个有些脱发,闷闷的话不多,主要是听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说话,然后他频频点头或摇头,一旦轮到他说话时,声音相当豪放粗鲁,以至于全咖啡馆里的人都能听见。

对面角落里一个戴着耳机玩手机游戏的哥们儿都会被他吵到,这哥们儿摘下一支耳机,看看这边,估计是以为有人在打架,发现只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在说话,皱了皱眉然后继续打游戏,这哥们儿看起来也就刚毕业,长得高高瘦瘦的,低着头驼着背,用他细长无力的手指快速操作着手机,仿佛每一秒都可能命悬一线似的。另外他手上戴着一块天梭力洛克,估计是去年的新款,感觉有点违和,我们姑且称他力洛克男。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记得我小时候茶馆里面的人都客客气气的,甭管认识不认识的,都习惯了这个爷那个哥的互相打招呼聊天,一起聊闲天、看戏看相声,那时去茶馆就是为了放松享受的。现在的咖啡馆里,很少有人真的喝咖啡和享受生活,人们彼此间关系冷漠,来这里大数都是来演戏的,演给需要看的人看。

三男一女结束了谈话一一握手而别,那个女的把其他人送出去,独自返回,又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她掏出化妆包补了补妆,好像还摘掉了美瞳,又把头发盘起来,从包里掏出块手表戴在右手,那块表应该是浪琴嘉岚,最后把衬衫领口刻意解开的两粒扣子重新扣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明明是激情性感的互联网创业家,居然瞬间化身为庄重大方的公司HR形象。她好像感觉到我在看她,然后抬起头目光对视了一下,我微微一笑,向她举起大拇指。她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笑得并是那么的不庄重大方,然后顺势低头看了下手表,接着拿出手机打电话。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嘉岚女用庄重大方的声音说:“你这么早就到了,真守时”,她有点尴尬的四下张望。我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她身后的方向,因为力洛克男正听着手机向她走来。力洛克和嘉岚正式见面了,其实他们一小时前已经见过面了,那时的嘉岚还是狂野性感的创业女,而力洛克还是屌丝游戏男。现在,嘉岚变成了工作五年的小公司HR,而力洛克是曾经在大公司工作两年的软件工程师。

 

嘉岚女化身语重心长的大姐姐,略带挑剔的面试力洛克,而力洛克男很像是新款的力洛克。朴实的2824机芯没了,换了塑料擒纵插擒纵轮,又软又没节操。她问他啥,他都说自己会,自己能干,网站、安卓、IOS、微信小程序没有他不会的,不会的也可以学,因为自己学习能力巨强,能吃苦耐劳又安分守己,不会轻易换工作,感觉就是为了获得工作机会尽量的讨好面试官。力洛克居然还吹嘘自己篮球打得很好,我笑的一口咖啡沫喷了出来,就您这水蛇腰,打游戏都哆哩哆嗦的像抽大烟,你打篮球,那篮球和你手上的长动力力洛克一定都会很伤心(芯)的。

最后嘉岚女和力洛克男握手而别,可是他们整个的谈话过程并没有聊到嘉岚或力洛克。今天在咖啡馆里看了场戏,算是没白来。原来咖啡、胸口的扣子、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都可以是演戏的道具,然而逢场作戏或真实生活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

雷雨北京咖啡馆之浪琴嘉岚和天梭力洛克的故事

2018年6月30日晚上23:00,北京还在下雨,看世界杯的朋友要注意休息!(∩_∩)

原创文章,作者:大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razytop.cn/52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